腾龙图书工作室|腾龙中文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快速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腾龙图书策划作品《魅君心》已出版

发布者: 腾龙图书 | 发布时间: 2016-4-28 11:27| 查看数: 3983| 评论数: 2|帖子模式

魅君心.jpg


* u2 m7 U( g# W, U6 t  由腾龙图书策划,轩辕灵儿创作的古言作品《魅君心》已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。现已全国上市发行,各大新华书店及网络书店有售,敬请传阅。
: a: _3 G8 c) z, T

+ M' V% D6 h; d9 V5 x
' z2 T' d. Q' z6 F$ T' w3 ^3 W) Z  作者简介:
9 \" b5 x$ ]1 k, Y! P- L% u0 G  i; E  轩辕灵儿,新生代美女作家、编剧。文笔清新流畅,尤擅古风言情。有多部剧本获国家级奖项,目前专攻古言小说创作,著有古言玄幻《长生劫之莲殇》、《长生劫之蝶梦》等。
/ w4 j9 ^2 g0 n' U6 a4 ?( A
/ I, [5 }2 C# I6 Y3 q
强推理由:
: G9 G. Z9 x1 l) ]/ b2 T+ v
  广告语:千娇百媚回眸笑,倾国倾城谈笑间。
$ Y3 Y; d7 U4 ^1 Z4 E/ \. ]) d  作者有着深厚的古言功底,系新生代美女作家,有着一批铁杆书迷。作品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人物刻画细腻传神。宫廷争斗、清新古言、虐心之恋一类的题材一直都是市场的热点,深受广大喜好古言权谋争斗的读者,尤其是女性读者喜爱。同类书如《甄嬛传》等都有不错的销量,并且极具影视改编潜力。9 ^- B0 e, u( t3 k
, d3 l* f: P# A# X
  新书简介:
6 b6 D: ?. j5 e  s
  姜雨墨生来绝色,虽为相府庶出长女,却深得丞相宠爱,十三岁那年与同父异母的妹妹姜雨兮同时被皇后相中,定为太子妃的候选人。与妹妹姜雨兮的温婉贤淑不同,姜雨墨生来叛逆,自幼不爱诗书女红,却喜欢舞刀弄枪,练得一身三脚猫的功夫,四处显摆,在皇宫中偶遇皇四子轩辕澈被太子欺负,便拔刀相助,与自己的未来夫君狠狠打了一架。事后,更是扒着轩辕澈不肯放手,愣愣将自己的初吻献了出去。" w/ D' k) V( g4 L1 n  s
  太子轩辕朗本来就不待见她,只是对她的妹妹姜雨兮却很是不同。这下与她打了一架,便坐实了罪名,在皇后跟前把她狠狠数落一通,非要皇后削了她准太子妃的头衔,皇后拧不过太子,只得准许。
1 E0 H8 ?9 p# Z! k* }1 X; j5 R  姜雨墨被废去太子妃资格,最高兴的却不是太子,而是她的妹妹姜雨兮。她终于可以将这个讨人厌的姐姐甩掉,自己嫁入太子府,日后太子登基,也不会有人与她争皇后之位。
, |. n" Z! c$ U* H) ~  丞相为此大怒,责骂姜雨墨无理取闹,并将她禁足府中整整一年。姜雨墨每日无所事事,心里只是想着她的秦王爷,想尽办法讨好父亲身边的影卫,终于获知皇帝要带领众臣在离山围猎,到时轩辕澈一定也会去的。
4 W6 ?/ g: s% p, a$ i4 y9 Y' ~  她费尽心机终于见到了久违的轩辕澈,可罗蝶衣却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他不放。因为罗蝶衣故意让她的马儿受惊,害的她险些丧命,危急关头,轩辕澈跃上马背救了她。* }# o9 l  Y1 t0 l; E
  她感动不已,罗蝶衣因为内疚害怕自行离开。她终于赢得时机能与轩辕澈单独相处,这时却不知从何处冒出了一群黑衣人。
) A) [# X8 W! T% {" O  X  姜雨墨与轩辕澈双双跌落山崖寒潭,无意中姜雨墨发现了轩辕澈的秘密。
# E6 r/ _* Y6 B2 s/ f% o  当影卫军找到他们时,太子竟然也在其间,还首当其冲,表示了对轩辕澈的关心,姜雨墨暗自恶心太子的虚伪。7 N; H3 j3 x7 c
  此时离当日宫中与太子打架一事已过去三年,这时太子也已成年,姜雨墨更是出落得倾城倾国。太子一眼便认出了她,只是没想到当年的刁蛮千金,此刻已如此绝色,不由心动。
# G4 _7 r% c" |2 \' `  r* F  回到帝都后不久,丞相突然接到皇帝谕令,将丞相府长女赐予太子为妃,一个月后行大婚之礼。
# K8 A" p5 W+ c# Z3 M. q' ^  姜雨墨心急如焚,夜探秦王府,求助与轩辕澈,希望他能带自己离开。轩辕澈一口回绝,道此事与他无关,他不会因此与太子交恶。姜雨墨失望至极,黯然离开秦王府,路上巧遇从江南归来的轩辕清。" Q/ |0 w1 W! T' o$ j% _
  大婚之期临近,丞相忧心忡忡,原来自从那夜姜雨墨偷偷离府,便再也没有回来。如今婚期将至,他们全府上下都陷入险境。- l$ A& Z' \/ h9 }# c
  这时姜雨兮出面跪求丞相,愿意代替姜雨墨出嫁,原本圣旨只说长女却未言明要姜雨墨,她本就是嫡,如果丞相愿意将雨墨之母逐出相府,自然她亦为长。如此嫁给太子,并无不妥。即便到时追究起来,她也有法子为相府开脱。$ v$ n% v+ H# Y2 r
  太子大婚之夜酒醉,并未认出雨兮并非雨墨,她们本就是姐妹,虽不同母,却也长得颇似。直到次日太子酒醒,才发现太子妃被李代桃僵,大怒,可姜雨兮一番言语过后,却让他不再追究。
! L  ?: y9 J0 f8 C' R7 |. `0 j  再说,姜雨墨为了躲避与太子婚事,藏在轩辕澈的府中多日。直到太子大婚后一月,仍未见相府有事,方才敢出来见人。: {! G( E4 [) ]' w  g
  西南突发大水,死伤数万,皇帝命太子督办救灾一事,却发现太子下属私吞救灾款,导致无数灾民饿死荒野,惨不忍睹。2 d# c; a; x; ?0 X
  轩辕澈奉旨查办此事,发现贪污之人实则是太子授意所为,两难之际不知如何是好,姜雨墨给他出了一个主意。' d4 n. H- U1 |' ^$ H
  太子背后有丞相撑腰,自然不会这么轻易落人口实。- N6 r! Y( h- f
  就在这时,轩辕澈突然向皇帝请旨,希望丞相将姜雨墨嫁给她为妻。丞相以庶女雨墨早已逐出姜府,此事不必问他意见为由推诿。朝中一片哗然,太子此刻更加肯定轩辕澈觊觎他的储君之位,又故意将姜雨墨抢走。于是,命人暗中下药,险些酿成大祸。8 l/ m: r6 N5 W1 A
  轩辕澈与紫凝郡主被太子陷害,发生了关系。紫凝郡主寻死未果,轩辕澈答应娶她为妻。次日,在朝堂上,轩辕澈向皇帝请旨,要娶镇南王的女儿紫凝郡主为妻,朝中大臣议论纷纷。(有说他为巩固权位,拉拢藩王;也有说他图谋不轨,面上是拉拢镇南王,实则是要控制镇南王的军权。)
5 n% e5 l# E$ S  g  G  他三日之内,接连两次提亲,却是向不同的人。" U* O% K' W/ R. u( m8 o- [' L
  姜雨墨得到消息时,当场昏倒。
1 t: Q1 [/ O2 L1 S9 g) ~  回想当日轩辕澈一口回绝她之后,是轩辕清将她重新带回秦王府,轩辕澈并不愿参与其中。从那时起,姜雨墨已对这个男人生了冷意,虽然仍旧不能控制内心对他的爱意,可却再也不像从前那般盲目。
% r9 M/ s; c' b5 s0 G5 D% }  如今他悔婚另娶,丝毫没有将雨墨放在心里,雨墨伤心欲绝,昏迷多日。轩辕清时刻在旁照料,直到轩辕澈大婚当夜,雨墨突然苏醒,执意要去秦王府观礼。1 N: ^/ t  G# H6 a, \5 u
  轩辕清只能带着她前去,婚礼现场,轩辕澈当着众宾客的面与雨墨深情对视。宴席间,轩辕澈偷偷找机会将雨墨带出秦王府,并将当日中毒之事相告,雨墨心中只叹天意弄人。' t( Y9 `6 y/ T
  轩辕澈承诺一个月内定将雨墨娶进王府,雨墨无奈答应。
6 _% \+ ~& q: V) |2 y% X  轩辕澈毫不留情,查办太子贪污之事,皇帝震怒,将太子废去,逐出帝都,姜雨兮不忍受辱,自尽而亡。丞相因太子之事牵连,被罢黜官位,告老还乡,永不可再返帝都。
2 e0 c1 W  ~! A$ {- K! b, Y  雨墨暗中前往相府探望,父女相拥而泣。丞相悔不当初,雨墨告诉父亲,自己并不怪他,只是雪夫人对他用情至深,临死都惦记着能重回相府。雨墨将雪夫人骨灰交给父亲,目送父亲离开。
  U- y+ w1 Q5 y  B8 G  丞相交代她,轩辕澈城府极深,未毕真心待她,倒是瑞王轩辕清,才是真正可以交付终身的人。雨墨心中何尝不知。3 V# M% ]" |5 W5 @
  轩辕澈清查太子一案有功,又有镇南王等人力荐,顺利夺得储君之位。
& W' H, \  W; @1 A6 B( \. _5 q  一个月后,轩辕澈如约迎娶雨墨为良娣。
4 E+ x* I  w/ q  紫凝郡主怀孕,轩辕澈不喜反怒。郡主将所有怨气洒在雨墨身上,暗中交代府中下人对她不必行礼,克扣用度,处处为难。9 P9 u) n4 J! H0 m: ]6 j0 J+ w: u
  轩辕澈每夜都在雨墨房中安歇,让紫凝对雨墨更加嫉恨。一日趁轩辕澈不在府中,故意唤雨墨闲话家常,贴身侍女倒茶时竟将滚烫一杯茶全部倒在了雨墨身上,雨墨吃痛,甩手一挡,却重重打在了紫凝的身上,紫凝当即昏迷,是夜,流产。, X; v2 _3 X2 G
  紫凝哭诉,雨墨故意设计杀了她腹中孩子,要轩辕澈替他们的孩子报仇。轩辕澈一怒之下,将雨墨软禁。: f2 O* K$ D$ m8 X, I8 Z
  轩辕清得到消息,暗中连夜赶往秦王府中探望雨墨,却被轩辕澈发现。5 Y& L) Z' }9 y; N. r6 f5 c/ Y) x
  雨墨在轩辕清的怀里泣不成声,轩辕澈眼中的怒火似要将一切都烧毁。5 W0 h' X, v( T/ i# P2 d
  轩辕澈强行与雨墨发生关系,不久,雨墨有孕。# _1 g% _; O8 [- X% r% E3 O( k
  二人嫌隙渐生,纵使雨墨有孕,也难以抑制他对轩辕清的嫉恨。
8 l. a' L+ W( D. D8 G9 K  半年后,皇帝突然病故。轩辕澈继皇帝位,下旨让瑞王轩辕清常驻西南苗疆,无大事不可返京。8 c) _, l, ~: T& H2 C# S
  轩辕清早知会有今日,只是放心不下雨墨,暗中命人给雨墨送信,却被轩辕澈所劫。& H8 Y' V2 D$ N! w
  雨墨听闻轩辕清被派驻苗疆,心中倒也坦然。想起几年前,轩辕清曾和她提过苗疆的美好,如今他能离开京城是非之地,也是好事。
! n! A1 f9 U* x8 s! m9 H  轩辕澈登基为帝,迟迟不见封后,朝中议论纷纷。. G7 V2 u+ Y- D. H
  雨墨诞下一子,轩辕澈大喜,当即封为太子,母凭子贵,雨墨被封为皇后。紫凝为贤妃……
; \4 n% w. b! W5 J% u; ?
4 a% T( \/ y6 o* H+ H% n  V
  样章试读
5 Y4 E) d: T5 I  ◎楔子
% m) @! O: l  m) Y& W% ], Z) t
  贞元二十七年,初春。
) Y- I+ `, U1 R  细雨纷飞,平日里热闹非凡的街头鲜有行人走动,偌大的云阳城在迷蒙的水雾遮拢下,颇有几许凉薄之意。0 q7 x" T( E; Z8 u7 M. l6 _; t
  瑞王府,翠烟阁。
. A- Z9 U+ H, o6 w) N  ]% i3 c3 `+ T  长廊下,穿梭忙碌的侍女小厮今日的脚步都格外轻巧,生怕稍不留神便要惊扰了谁似的。& x' c# H7 m' r" M1 `6 c
  偶尔听得几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自阁中传出。
- `2 @9 O6 O4 X( q  在门前候着的侍女也忍不住跟着摇头,只希望老天保佑,让雨墨小姐早日康复。$ D1 a! J: x$ N3 D/ [0 k" A2 F
  “红儿,药好了吗?”
, e1 B3 f: K9 W, y* _/ L2 V: B7 {  屋子里传来一声暗哑低沉的询问,门前候着的侍女正是红儿,此时她已轻声推门而入,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药。
" i" @- r/ J, F: Q( G; k; D  想来这屋子的主人服药的时日已经不短,门开时,有浓浓的药香气息袭来。
% ?5 R, r8 l! _+ ?( d  暗红色的玲珑雕漆床榻旁,一袭月白锦服,却面带愁容的俊逸男子正是这瑞王府的主人,轩辕清。
+ P, V( L% ?  C) q- \7 q  轩辕清此刻浓眉紧蹙,深邃的双眸紧紧凝视着床榻上的女子。
# w; \# D0 l. S6 u( e* Y  端看那女子,发丝如墨倾斜榻侧,眉若远黛,肤若凝脂,该有惊世之颜,可此刻却双眸紧闭,面色苍白,气息微弱。. Q3 d6 i$ V' {" L+ u  t4 i
  “红儿,御医今日可来看过小姐?”. T' }( r# R. M0 S5 }6 N8 X9 ]
  红儿微微敛眉抿唇,低头看着地面轻声回答:“回王爷的话,御医辰时已来为小姐探过脉,仍旧只说无碍。又说或是小姐她……她……”/ n! j* S5 y, B7 {$ V! H. l
  红儿轻咬着唇角,有些犹豫,不知该不该将御医的话转述给王爷知道。毕竟,王爷对小姐一片痴心,可小姐她……! a- L+ U/ L( I4 u
  轩辕清闻她所言后,本就暗淡的眸光愈加阴郁,望着榻上人的目光尽是疼惜与不舍。
& R+ O4 q  g% V6 s4 a  “御医又说如何?红儿!”轩辕清此刻心中早已猜到七分,但仍不愿相信,依旧哑声追问红儿。
1 T6 t4 [; [% ]- |9 |  红儿颤颤的抬首瞥了一眼瑞王,又迅速低首回道:“回王爷,御医说小姐她或是自己不愿醒来,所以无论吃多少药也不见好转。”
0 p/ ^! A  |- [0 @  是了,便是如此。她不愿醒来面对一切,宁愿每日昏睡。: d8 I9 M9 X" Z5 f7 a4 K, U
  自那日四弟向父皇请旨赐婚至今,她已昏睡整整七日,若依御医所言,她身子并无大碍,只是郁结于心,气血相冲,故而昏睡不醒。- w2 X4 I* H. L; o$ h+ ^
  如此也好,起码他能这样安静的守着她,看着她,再也不用因她为旁人落泪伤心而暗自伤神。+ F; O! V4 Q$ f. `# U: ]6 d
  良久,轩辕清终是起身轻叹,吩咐红儿,“记住,今夜务必好好守着小姐。秦王大婚,本王需前往观礼。”* Y$ s8 n: U# W/ f2 |& X
  红儿震惊不已,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望着瑞王,怔怔的问了一句:“红儿斗胆,敢问王爷所说秦王可是?”. F& z+ o" e0 ~9 G1 v9 P
  “正是。父皇亲自挑的良辰吉日,秦王与紫凝郡主今日行大婚之礼。”; U. q" }0 O$ F/ S% B- e" D
  不待她问完,轩辕清已给了回复,且转身快步朝屋外行去。待走到门口时,他又停下脚步,回首幽幽望着榻上的人儿,心头生出一丝不忍,可屋外响起的鸣炮锣鼓声提醒着他,时辰已近,他该往秦王府了。
8 ?. L5 N1 W: n8 t, w  一旁的红儿因为他方才的话,竟然跟着红了双眼,紧紧盯着榻上的女子,只见她柳眉微微颤动,似要醒转。! U9 w/ f' y# W' Z0 |6 O
  “小姐?小姐?”红儿扶着被角,轻声唤道,见她明眸轻启,一时又哭又笑侧首喊道,“王爷,小姐她醒了!”
7 R6 b/ j8 b2 B. b" b  她醒了?, o8 P* ~! S8 I6 Q5 O% W9 z. R
  轩辕清听到红儿的叫唤时,眸中瞬时一亮,转身时正好对上那双盈亮如墨的黑眸,此刻已坐直了身子,怔怔的望着他。
8 @2 Q1 l& a. q0 @  “丫头!身子可好些了?”他飞速的来到榻侧,覆在她的额间的手竟有些微微颤抖,她还是醒了,可今夜这一切她该如何面对?不管如何,他都会在她身边守着她,决不允许旁人再来伤害她。9 F! n7 E& V+ P, f1 u  K# Q- m0 l/ `- W1 d
  被唤作墨儿的女子抬袖将轩辕清的手拂下,薄唇微启,柔声细语:“清哥哥,墨儿没事。”
7 p5 n3 w9 t: O. d: b! s8 A! u  又抬眼瞅了瞅红儿,问了一句,“红儿,今日是什么日子?怎的敲锣打鼓这般热闹呢?”
1 P% V8 }, n" v5 A# \: q* y  她这一问,红儿顿时慌了手脚,低着头吱吱唔唔不知如何回答。
0 M7 d" N7 ?: j' j3 ~  p4 M  J; e  轩辕清见她面色虽白,却双眸盈亮,又言语清晰,想来定无大碍了。可外间之事,她还是不知晓的好,于是轻咳了一声,朝愣在一旁的红儿使了一个眼色,道:“红儿,去吩咐厨房做些清淡的粥食来。”
- i$ n3 x: {9 Z! E1 P4 Z0 m  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红儿心虚的撇了一眼墨儿小姐,慌忙退了出去。: q6 ^! {. C- v. T5 r
  墨儿凝眸转动,见他主仆二人分明有意如此,定是有事相瞒。
& ^0 t4 W2 l+ e" y1 F  于是不顾轩辕清的阻拦,非要起身下地,亲自往院子里去看看究竟。
2 j# y; s" C; Z' r  “丫头,听话。早春雨凉,你身子才好,莫要任性。”
0 t- A3 l; u( A5 }/ w% s1 N  任由轩辕清一脸愁色跟在她身后,她仍旧头也不回,疾步走到门口,正逢夜空中一阵炫彩烟花升起,照得半个云阳城光若白昼。烟花飞舞的方向,是他的府邸?墨儿心里一凉,幽幽抬眼望着身侧的轩辕清,“清哥哥,是今日么?他……他与紫凝郡主成婚?”' O. f$ p5 ^9 s( o! P5 F7 S
  “丫头,若伤心便哭出来吧!”轩辕清将手中的薄衫披在她的肩上,顿时生了一股想拥她入怀的冲动,可当她那双大眼绝望的凝住他时,他僵在半空的手已无力的垂了下来。+ I- x+ ~; c6 c5 R) f. C
  霎时间,眼前素白清瘦的细影已朝屋外狂奔而去,徒留一阵淡淡的幽香随风飘荡。
" |) T; F' ~; m  雨后寒凉,犹如冬日。可即便是寒冬之雪亦不如她此刻的心凉。& L1 }. C: S& w
  她犹如幽魅一般奔出了瑞王府,耳畔只有冰凉刺骨的风声,刮得她晶莹细嫩的面颊生生的疼。
8 q% ?0 q$ Y* v2 p4 p) I$ k  抬眼望着漫天的烟花绚烂,却无一抹是为她盛放。/ Y- L: P3 k: L7 j8 G- d7 [
  缓缓停下脚步,冰凉的泪水无声的自眼角滑落。0 J3 ~+ E- ~4 z" h
  任由轩辕清在夜色中,声嘶力竭的唤着她的名字,她都不曾回头。9 U7 D& B7 W5 N8 {% v/ k* ?7 @8 j
  即便那颗心早已破碎不堪,可此刻仍旧想着他,发疯一样的想要见到他,亲口问问他,非如此不可吗?
+ P# \# s: L  A  那是她不顾一切深深爱了七年的人,才与她许下诺言,共度白首,却不过月余竟在朝堂之上请旨赐婚,娶了旁人……
/ B1 a0 }$ P. U( i9 [  回首往昔,她为了成为他的王妃,不知做了多少荒唐事,甚至成了云阳城内最大的笑柄。( e" s* j9 z9 M+ [
  往事已矣。
1 b9 \  z" L# B. X+ ]  终究,他还是另娶了他人,终究,自己还是被舍弃……
8 @1 y2 q3 y/ h/ @/ r
' ~$ ~+ b& U8 s7 U/ r  ◎卷一:情缘起- \7 p: M* L6 @( O# b/ o
      ◎第一章 小荷初露
  @# \/ h  O" D8 p
  贞元十年冬,南楚国丞相姜承泽喜得一女,在府中大摆宴席三日,邀请朝中权贵共贺。" B# D8 y  m# m
  原本丞相得女并不算什么天大的喜事,可姜承泽膝下无子,年过四十方得一女,自然欢喜的紧,恨不得诏告天下,他终于当爹了。0 \( J/ R' o( `$ g9 q- v
  姜承泽为女取名“雨墨”,对其尤为疼爱,虽然她是侧室所出,却一切用度皆是上等,便是一年后他的正室萍夫人为她诞下嫡女雨兮,雨墨与她娘亲雪夫人的日用所需仍旧如常。# f7 k$ y% p! i
  如此,除了萍夫人自来便看雨墨不顺眼外,府中上下皆待雨墨甚好。: H4 a; A; ?$ V, b$ b8 L! x. y
  雨墨自幼聪慧,又生的绝色之容,再加上她娘亲雪夫人一直深受丞相宠爱,时日一长,难免生出一些娇气。
$ S2 N9 _) i8 E" z5 X; [. d' n  虽与雨兮同是相府千金,却性格迥异。
! c! |8 f& k  t! v- l( D* O/ d  雨兮长到十二岁时,已做得一手上等女红,弹琴作画更是不在话下,可堪云阳城众多官府千金贤良淑德之翘楚。4 X+ ^; W3 R4 O- [$ h* x
  雨墨虽长雨兮一岁,可若让她绣花写字,那简直是要了她的性命一般,平日里她总是背着爹爹偷偷央求府中侍卫教她功夫,那些侍卫原本并不敢瞒着丞相做这等事。可却又经不住这粉嫩娇俏的千金苦苦哀求,只得偶尔私下教她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。" I7 \! b3 F# |7 m0 l/ r4 }
  如此,她长到十三岁这一年,也算是云阳城内数得上名号的小混世魔王了。, w% `, ?8 {5 }9 w& g
  话说贞元二十三年正月十五,姜承泽蒙皇帝圣谕,领着一家老小前往长乐宫赴宴,共度上元佳节。
: r. `" V, _. i6 n- |7 l# g; o- [  雨墨顽皮,姜承泽自然知晓,不过在府中他一直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。可如今进宫赴宴,圣驾当前,不比寻常,须得好生交代她才是,故与她同乘一轿。
; _5 S0 _4 P3 c9 `4 A  姜承泽嘴角噙笑,慈爱的抚着雨墨的细肩,说道:“墨儿,一会进宫见了那些皇亲大臣们一定要乖乖行礼,不可顽皮,知道吗?”+ K. [+ s! @  c
  姜雨墨一袭粉色厚短袄紧靠在爹爹的怀里,墨黑的发丝梳成两个圆圆的发髻,又以淡粉色丝带在发髻上系了两个小小的蝴蝶结,配上她一张精致绝美的面容,再加上那双乌黑灵动的眼眸,愈加娇美粉嫩。
0 M2 _( G' A- l6 v( w, Y+ g5 `  这时听得爹爹交代,连忙坐直了身子,点头答道:“爹爹放心,墨儿可乖了。定不会给爹爹丢脸。”
: m& l, T% t( N  r. g  见她这样乖巧,姜承泽终于开怀而笑,放下心来。+ j" H7 \3 G8 ?0 R4 Z* W9 e
  席上,雨墨一直坐在娘亲身侧,安静的听着大人们谈笑。+ a# R% Z- R4 T9 H1 ^# e) y
  直到皇后忽然提到她与雨兮的名字,她才猛然站起身子,朝着众人微微含笑点头。又与雨兮牵着手,缓缓走到大殿中,朝御座上的皇帝与皇后行跪拜之礼。
7 _& o+ D, Y- @# o9 c  皇后一身明黄色宫装,手挽屺罗翠软纱,风髻雾鬓斜插着一支金灿灿的鸣凤钗,显得尤为华贵,却又不失风雅。! F6 g) H. C/ o! q' k
  此刻皇后眼角含笑,柔声问道:“你们谁是雨墨?谁是雨兮?”8 T, q/ {7 W0 E9 I. m$ s
  两人闻言各自回禀,语调稚嫩,却言行有度。9 N# c# b" v4 Z" K
  连原本正举杯畅饮的皇帝也放下酒盅,一脸笑意的望着这对姐妹花,侧首朝皇后频频点头。
4 t. F( t2 o. V3 L  “哈哈!皇后好眼光!果然是难得的佳人!”# z) e9 v# ~7 N4 @' \
  雨墨颌首而立,听着皇帝的笑声,却不由得有些心慌,牵着雨兮的手已冒出湿意,平日在府中曾听那些丫头婆子私下里嚼舌根,说起当今的皇上尤爱美色,后宫妃嫔上千,但凡有些姿色的官宦女子若是被他看中,定要选入宫中为妃。
* z# t* o& L: y( k. m. C" Q  眼下他这样夸赞她们姐妹,莫非是?不可能,不可能,他比起爹爹还要年长,怎会做出如此不合伦常之事呢,雨墨想到此处时便有些许心安。- P, l8 g2 ^' V
  此时,皇后低柔的声音自上方传来:“既然陛下也满意,那今日本宫就替朗儿向丞相求了这番亲事吧!”% `2 E3 T( d0 m* i0 b  @+ C2 p; N7 M
  求亲?替朗儿?轩辕朗?姜雨墨才放下的心又“噗通”跳到了嗓子眼,那个传闻中嚣张跋扈的太子爷?
, b/ ^. _' c, w8 z  爹爹,千万不能答应啊,墨儿可不想嫁给他。姜雨墨在心里祈求着,偷偷抬眼瞥了一眼席间的爹爹,他正起身朝皇后施礼,再回身看身侧的妹妹雨兮,这时居然眼眸含笑,似乎很是欢喜。莫非皇后是说将雨兮嫁给太子?如此甚好,甚好。雨兮这么温柔贤良,又娇美可爱,放眼整个南楚国,也只有太子这样有身份的人才配上她了。
0 }5 G. ]2 _" f' A2 B5 R  这时,却听见爹爹回复皇后,“微臣惶恐,犬女尚幼,诚蒙陛下娘娘厚爱,实乃三生之幸。只是,不知娘娘所言的是雨墨还是雨兮?”
$ j/ {8 ?6 B( l6 T5 g! S& Z% ?  皇后望着姜承泽,颇有深意的一笑,“丞相莫急,本宫见你膝下二女皆有倾城之貌,又如此知书达理,皆甚得本宫之心。依本宫所想,便为太子做主,与她二人一同定下亲事,如何?”& ]( T# ^5 H% k: {7 `0 B# n9 M- Z
  姜雨墨闻言,小小的身子一歪,险些跌倒,幸亏雨兮眼疾手快将她扶住才不至殿前失仪。
) o% p7 @/ n$ H" s  y9 o

' S1 _5 [9 S0 E9 m% h* Y
相关阅读:9 c+ c5 Q6 [7 A7 N5 F. w: j5 O) \+ l
  腾龙图书/腾龙中文网隶属于成都市锐腾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是中国最专业的版权运营商和图书内容供应商。专业从事图书选题策划、图书版权经纪、图书出版发行、图书整合营销。我们以市场为导向,以作者为中心,采用版权经纪人的形式竭诚为广大作者提供最优质的版权服务。作为连接出版商和作者的纽带,我们将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,以及广泛的人脉关系,帮助作者找到最合适的出版社并让作者获得最大版权利益,彻底解决作者不清楚自己的作品最适合哪一家出版社,不清楚自己的稿酬属于哪个水平,哪种稿酬方式更适合自己等问题。截至目前,我们参与了近百部作品的宣传推广工作;独立策划出版了《职场进化手记》、《研究生》、《相亲》、《大唐名捕探案传奇》、《心里有鬼》、《悬崖上的龙椅》等各类精品图书。如果你觉得你的书稿足够优秀,拥有市场,欢迎投稿合作。# g- O* z. T% P
  投稿邮箱
tennoo@yeah.net. O* Y6 I' `2 V
  点此了解腾龙图书征稿启事5 z* M8 q3 F' Y, M
  点此了解腾龙图书签约体系

: w- g( l- h4 R. j3 N) O' G6 @7 @8 D  B: K: j, F  T

, |" L$ e" N5 l# S7 G# X1 O0 }3 l

最新评论

腾龙图书苏 发表于 2016-5-24 15:39:33
腾龙图书 发表于 2016-7-28 14:55:39
推送






微信扫扫关注我们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