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龙图书工作室|腾龙中文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快速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腾龙图书策划作品《御厨》已全国上市

发布者: 腾龙图书 | 发布时间: 2015-11-24 10:58| 查看数: 3730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yuchu.jpg


- M( A" E# [: V) }* w# e

( s+ V  W/ R- ]) t: L  K& |

7 Y! c4 Q. H: G  w  n  _$ ~2 r3 J

  由重庆作家罗泰琪老师创作的长篇小说作品《御厨》由腾龙图书策划运营,现已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,全国上市发行,各大新华书店和网络书店有售,敬请关注。


. R1 {$ d5 ?" p: P! z9 A0 y: c* x: `  腾龙图书运营推荐:" q4 ~  I. ]$ i) R' j" Y
  中国版《大长今》!* y6 |' P1 h8 ~6 z
  一本尘封的御厨回忆录,将我们真实的带入宫廷的云谲波诡!

8 [) R: C, n" c; }& U
 作者简介:) K: k, h- Y- i" c( R: g9 ~1 V- x
  罗泰琪,重庆作家协会会员,已出版长篇报告文学《重庆大轰炸纪实》(内蒙人民出版社)、长篇小说《国企老总》(北京出版社)、《绝对领导》(花山文艺出版社)、《陪都商人》(花山文艺出版社)、《御厨出宫》、《黄金争夺战》等作品。5 D/ w9 W2 _% C) o5 f2 S
0 i3 j/ ]+ W# n  s0 ]# F1 w
  新书简介:4 ?/ t$ `3 ?3 ?+ H1 \3 C8 ?
  老柳十岁时,他的爹被紫禁城“六指脚”害死。# X; B( F2 z' [0 n/ c- ]/ E
  他立志学厨,15岁考进御膳房,21岁成为实习品膳官,可父仇未报,却因不合宫中潜规则遭蒋爷排斥,幸好有过人本事,又有周总管照应,化险为夷。& C9 {2 l( q% Z
  内务府招募总编重修《中国宫廷御膳》。蒋爷厨艺高资格老志在必得。众御厨说他品质不好要求公推。内务府比武举贤。老柳御厨夺魁做总编。
; L/ _# v) Q  {6 m% V: J  老柳御厨重核御膳食材,矛头直指长年虚报用量,盗用食材的蒋爷。蒋爷唆使徒弟王总管、黄厨头,拉拢内务府许大臣、西太后宫李统领、敬事房孙总管、取水处莫总管、南园戏班马司房,密谋策划贤亲王大闹御膳房、妓女进宫、赵太妃宫食材被盗、南园戏班做假账、内务大臣进献破礼品、《挑滑车》高宠吃倒彩、众膳房献菜风波、黑车开进张贵妃宫、太后菜上加盐、孪生画官司、查张贵妃亏损账等系列事件,极力阻拦老柳御厨编篡《中国宫廷御膳》。
7 l( t- G' p4 g) {8 C  老柳御厨凭着高超厨技神敏口感,在周总管等人帮助下,巧妙排除蒋爷制造的种种障碍,查到他就是害死爹的“六指脚”,拿到他盗用食材的证据,将他绳之以法,编写出《中国宫廷御膳》,被西太后封为老柳御厨。
( L. y1 a% H4 e; @# B
( [! w% j7 z" L9 z; r" L/ K+ j  样章试读:
% l3 X  O$ x6 g& D- N$ c  前言
, C. o0 r! N, e/ C' Y8 ?7 [  我十五岁进御膳房,两年打杂两年配菜两年掌案,二十一岁成为内务府见习品膳官,二十八岁做品膳处副总管,三十一岁做《中国宫廷御膳》总编,率领全紫禁城的御厨用三年时间编出这本书。回想那一年我把这部书承给西太后。她老人家夸奖我说,你别叫柳崇孔了,怪拗口的,就叫老柳吧。这下出彩了。全紫禁城的主子娘娘、太监女子、厨役护军都叫我老柳御厨。我兴奋得睡不着觉。紫禁城谁敢称老?除了老佛爷就是我。
2 f+ A9 ]' u& F% c: m; y' @  我离开紫禁城不是主子撵我,是主子蒙难出宫,树倒猢猻散,大家各奔前程。我本来可以留在北京,好几泼新贵派人来聘我。其中有那个背负主子的袁某。我恨他逼死隆裕皇太后,抹起脸吵人,我老柳御厨身为大清人死为大清鬼,不认识袁某方某。
, v, A* ^* n8 y+ B6 V  我怕袁某找麻烦,推辞了所有延聘,离开北京回到乡下老家,借着身体尚好,口袋有钱,准备好好享福。谁知我前脚到家后脚就跟来一串人,都是这个城那个城的饭店老板,揣着大把银票来请我,一个出价比一个高。
- [7 t' T$ {# ~  我不缺钱。我在宫里的月奉倒不多,八两银子、八斤大米、一千三百文制钱,可赏赐多。比如节赏,每年三次,总管太监得银300两、绸缎200尺,首领太监得银100两、绸缎200尺,回事太监得银100两、稠缎100尺,小太监得银40两、绸缎75尺。比如寿赏,每年五次,总管太监得银200两、绸缎200尺,首领太监得银100两、绸缎200尺,回事太监银50两、绸缎100尺,小太监银20两、绸缎75尺。- X+ x0 I. z0 X" _. b
  我是老柳御厨,比着首领太监拿,一年得的银子绸缎用不完。除此之外,我们厨子还有一种赏。哪个菜做得好,主子吃了高兴,赏钱赏物都有。比如我带回来的冬衣全是主子赏的,有貂翎眼、貂爪仁、貂脖子、反毛全海龙皮褂,一个小京官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买不起。; l- H- K0 u) Z3 j
  我既不缺钱又不愿放下御厨身段,就对他们摇头摆手不答应。我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嘿嘿笑,小老弟搞错没有?喊我去饭店翻勺掌灶?我可是紫禁城的老柳御厨,搞整的是天下珍肴,品尝的是人间美味,伺候的是老佛爷万岁爷啊。  J' A1 A) i9 {( K  G
  于是我长期在家享清福,要不带带孙子,要不驾车出去玩耍,悠哉游哉,一晃过去二十年,我八十五岁。那年春天,遇到二八月乱穿衣气候,说热热得亮膀子,说冷冷得穿棉袄,一不小心得了感冒,又是咳又是流清鼻涕,吃了十几副药也收不住,头痛发烧倒了床,云里雾里酣睡了好多天。. ?" K& V+ e* ?( G: U
  有一天我突然觉得头脑清醒,听见家里人在说我的后事,吓了一跳,自己不是好多了嘛,但细细一想,人死之前有回光返照,就任他们张落。当天晚上我也睡不着,东想西想,想起我的紫禁城,想起我的老佛爷万岁爷还有那么多老爷小爷,心里酸溜溜的想哭,就极力控制自己不去想,可那紫禁城和城里那些爷们却钻出来让我想。& b2 M: z4 ^) U0 M9 L
  我想起十五岁进紫禁城。        - n5 F0 B! O: c; N
  我爹是北京宫源居酒楼的主厨,凭白无故做了替罪羊,被宫里的“六指脚”害死。我为替爹报仇进了紫禁城。我进紫禁城纯属偶然,沾了邻居青家的光。青家有一块地在皇宫内右门外的他坦街边上。宫里的黄厨头和王厨头同时看中这块地想买来建饭铺。青家的条件是谁把青常备弄进御膳房就卖给谁。黄厨头说动内务府搞厨艺比赛,谁夺冠谁进宫,并封杀我,好让青常备一举夺魁。王厨头不甘失败,揭发他们,引来周总管主持正义,以至我有机会参赛并成为冠军进了御膳房。) x& v" H; V; X6 G' c) F
  我想起蒋爷整我害我的事。- ^0 t) E9 p( S+ Q
  我初进宫不懂潜规则。御膳房总管蒋爷唆使人刁难我。他们怂恿贤亲王大闹御膳房、教唆宫外妓女混进宫来捣乱、盗运赵太妃宫的食材、支使南园戏班马爷收拾我。全靠我有周总管撑腰,全靠我练就一身高超厨艺,成功化解了蒋爷的明枪暗箭。2 }' A& t6 E7 P# I- H
  我想起我做《中国宫廷御膳》总编的事。% Q: m  E% Y- c* V1 N" A$ }
  我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核查御膳食材,矛头直指蒋爷。蒋爷拉陇内务府官员,谎报食材用量,支使他的徒子徒孙大肆盗运宫中食材,害怕我核查食材查出他的罪行,不惜策划给西太后菜里加盐、内务大臣进献破礼品、张贵妃宫进了黑车等系列事件嫁祸于我,企图置我于死地。我巧妙的躲过蒋爷的暗算,坚持不懈的编篡膳书,精心设计抓到蒋爷盗运宫中食材的证据,找到杀爹仇人“六指脚”就是蒋爷,一举揭穿蒋爷罪行,绳之以法,解除编书障碍,完成编篡。8 T) ?& f  i2 @* V2 _- L& C) |
  我想着想着突然着起急来,要是我再也起不来不是把这些事带进棺材了吗?我努力爬起来,走到神龛前点三柱香,祈求菩萨保佑我再活一年半载,把这些事讲出来。  }! G$ n  |' |
  我又祈求萨满太太为我驱邪。我长年生活在宫里,相信萨满驱邪。紫禁城有二十几个萨满太太住在南三所院里。她们进出大内坐驴车。神武门护军见了站班敬礼。过路太监见了打横站立。( _5 V7 ]5 }5 l; H
  菩萨显灵。萨满驱邪。我的病慢慢好了。我信守承诺,请来一位说书先生,给他讲我在紫禁城和蒋爷争斗的事。我给他钱,要他记录整理成文。一年后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行了。我把说书先生的记录稿交给大儿子,要他好好保存,要他有机会给世人看看,免得那截历史断在我手里。
3 }7 s! k( u5 m  下面就是我的口授笔录。
  z+ n$ b' P- J8 L: u8 O  ( u( H& j& G% h, {; Q
  一、神秘的宫源居酒楼        
& W3 O6 p3 ?# y2 S8 s, W9 O  二、争抢紫禁城后门那块地' K, Y5 r' a4 o
  紫禁城很大,不怕我在里面住了多年,也有不少地方没去过,甚至没听过。紫禁城地大规矩也大。太监女子厨役护军各守各的宫处,不准乱串门乱答白,违规就打,打死不论。那年我一个师弟送菜进去,回来路上图稀奇,东走西走迷了路,糊里糊涂进了乾清宫。乾清宫啥地方?大内中心,皇帝招见文武百官的地方。我师弟被护军抓住送内务府一阵好打,没几天就死了。
+ a- N% w$ `$ m; U* J: I4 f- e' `  紫禁城虽然大,不关我们厨役多少事。我们每天守着三尺灶台翻勺上灶,伺候主子。御膳房人多,有三百多人,除了祭典设宴忙外,平时没多少事。空闲时我们爱去他坦街休闲。他坦是满语,意思是外回事处。
- W8 W9 W6 f2 R/ x/ Q0 s1 M  外回事处是干什么的?听内务府周爷讲,紫禁城各宫各处都有对外联络接待的差事,比如前来宫里省亲的内眷、问安磕头的旧属好友、洽谈营造修缮的商人、进宫奉差的匠人、为宫中普通人员做饭洗衣剃头治病的服务人员等。这些人除少数经特准可以进大内外,其余人不能进去。于是各宫各处就在内右门外设立外回事处,很多外事就在那里办了。后来内务府嫌一般人员的膳房、剃头房、休养房、浴房在大内不方便,便将它们统统搬到外回事处附近。这儿就成了人来人往的热闹地。人多生意好。有人就在这儿建饭铺、茶楼、估衣店、桨洗房、剃头铺、浴室、商店。于是,由内右门出去,沿西墙根,从西沿河到神武门一带便形成一条街。我们叫他坦街。
  ?; Y2 F$ {: v: w1 n4 K: ^! ~# D  他坦街是我们厨子护军太监宫女吃饭休闲的地方,也是内务府除了大臣郎中可以享受御膳房伙食,其他七司三院的主事、笔帖式、书吏、役人数千人吃饭休闲的地方。我记得有两家饭铺生意最好,一家叫四合义,卖酱肉卷饼,一家叫六合义,卖苏造肉。卖苏造肉的人姓周,原先是宫里南园戏班的。苏造肉好是好吃有些贵,一般太监女子护军吃不起,主要是内务府的人吃。如果看见太监买苏造肉,往往是宫里娘娘差来的。她们嫌宫里膳房不合口,常常差人外买。  y$ _3 ^0 a, J5 S5 n% [
  我刚进宫时人小,想娘象得慌,晚上躲在被窝哭。我们进宫都要拜师傅。我的师傅姓周。我叫周爷。周爷见我劝说不听,可怜我,想法叫我娘来看我。宫里规矩每月初二会见家人。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福。进宫年头长有官职的人才行。我这种刚进宫的小厨役想也别想。周爷是老内务府,有办法。他把我带到神武门西边护城河南岸紫禁城墙根僻静地方。这儿的城墙有个豁口,安着两扇大门,门里有栅栏。我走到栅栏处一眼看到外边的爹娘。他们是周爷叫人领来的。我高兴得流眼泪。我和爹娘隔着栅栏说话。我买了四合义的酱肉卷饼给爹娘。娘给我带来竹篾笼子蝈蝈。* {  i7 q0 R. c$ G. G
  周爷是内务府的郎中,是品膳官的头,照说不该给我当师傅,但他破格招我进宫,对我有特别感情,主动做我师傅。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恩赐。所以,我爹娘再三叮嘱我,崇孔啊你的贵人是周郎中,你要一辈子感谢他。' Y, B6 }5 d* z) g3 S
  我那时只有十几岁,倒懂事不懂事,不太清楚爹娘和周爷是怎么把我弄进宫的,总想找机会问问。有一次,周爷请我在他坦街吃饭。我说去蒋记饭铺。他说别去那儿。我说蒋记怎么啦?饭里有毒啊?他恨我几眼,把我拉到另一家饭铺,点了几个菜叫我吃。我边吃边纳闷,是听大家说了一些,说这蒋记饭铺是宫里蒋爷开的,又听说蒋爷开饭铺与我进宫有牵扯。我问周爷我究竟是怎么进宫的。周爷指指蒋记饭铺说,你是那块地带进来的。我听不明白,我怎么会是蒋记饭铺那块地带进宫的呢?就缠住周爷问,非要他说实话,不说我就不吃。
; h- Z; a9 |4 X4 ~; H! U3 ~. M% j3 K  周爷原本不想告诉我,可经不住我磨缠只好给我讲了。
- W/ k6 M# `8 g# b. d6 E) D  事情果真是这样。/ l$ b/ l% o5 Z- B9 O6 h5 Z
  前面不是说了他坦街的事吗?各宫各处建立外回事处原本是为了对外联系差事,但随着人来客往逐步增多,特别是内务府把宫里人的膳食处、休闲处迁来后,来往人客就更多了,不说外面来的,单是内务府官吏和太监女子护军就有上万人来这儿吃饭游逛,就不知道生出好多生意来,自然引来很多人投资开店做生意。5 {6 `3 e3 M1 P5 X+ E% G
  什么人能在这儿开店呢?一般人肯定不行,因为要想在皇城根落脚,一得要有土地,二得要有内务府批文,三得有宫里人照应。宫里有人照应是头条。朝中有人好做官,自然容易搞地搞批文。这事传到宫里,有人就想,照应别人不如照应自己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他们就自己打起开店的主意来。
4 b6 ~- t" f) c8 s4 y& M$ S9 H3 I  打算开饭铺的宫里人有两个。一个是赵太妃宫黄厨头。一个是御膳房王厨头。黄厨头叫黄冠群,三十来岁年纪,大腹便便,光头,从小进宫学厨艺,几十年烟熏火烤,练得一手好本事,在紫禁城众膳房也算得上角色,只是天生一双眯眯眼,过于看重钱财,凡事雁过拔毛捞几文。
6 g( [/ l" M1 y5 M/ _  我知道他的脾气。那次周爷领我去拜见赵太妃。我是品膳处招进宫的,算是内务府的人。赵太妃看在周爷份上出来见我们。她照例说几句应酬话就准备送客,可突然想起膳食不好的事,就对周爷多说了几句,要品膳处来查查看。末了,赵太妃端茶送客,说一声“赏面”。赏面是主子的恩赐。我和周爷敢紧道谢。  b) v+ `9 s0 H: w) ?2 q2 }" N
  我们告退下来。我正饿了,问周爷膳房在哪儿。周爷问我是不是想吃面。我说赵太妃赏面当然要吃。周爷说我刚进宫不知道黄厨头的规矩。我问啥规矩。周爷说黄厨头的规矩是有赏无面。我不明白怎么回事,也不相信,难道主子的话可以不听?周爷笑我幼稚,说黄厨头阳奉阴违,账上记着主子赏面两份,列为开支,实际上不做给你吃,没有支出。这空出来的钱自然进了黄厨头的腰包。我不还是不信。周爷说不信你去问问。我就去问厨役赏面出来没有。那厨役反问我,内务府的人怎么就嘴谗?嘿,什么事啊。4 ^, n% A" `+ \
  王厨头也是三十来岁,又瘦又黑,吃了饭不长肉光长心眼。他善长抓炒,爆炒猪肝爆炒肉丝爆炒鳝丝爆炒腰花是拿手菜。那一年他伺候赵太妃,做了几样爆炒。万岁爷正好过来问安,吃了他做的菜说还行。赵太妃就把王厨头送到御膳房做掌勺。紫禁城膳房有好几处。景运门外的叫外膳房。养心殿侧的叫内膳房。内外膳房又统称御膳房。西太后的叫寿膳房。四个太妃的叫赵太妃膳房。颐和园的叫园庭御膳房。内膳房伺候万岁爷,面子最大。王厨头进了内膳房自以为高人一等,想法也多了。周爷说这人不简单,指的是他在他坦街开饭铺的事。
" ~! g$ m' g4 C; o, \  周爷说,黄厨头和王厨头是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开店的。赵太妃宫徐爷开估衣店。敬事房胡爷开四合义饭铺。内务府广储司梁爷开六合义饭铺。这样一来他坦街的地就俏了。西沿河只剩最边上一块地。黄厨头和望厨头问了内务府,不是宫里的地,是姓青人家的地,又问了青家情况,说祖上是大清开国功臣,当年圈皇城根地时特地留下的,不过青家早已败落,多的地都卖了,只剩这一块。
  [# z$ g* m; ^0 G: l* a  黄厨头和王厨头再一打听,宫里还有人也在打这块地的主意,更是火烧眉毛,赶紧一前一后跑去找青家买地。青家确实衰败了。当家人青云一身旗人臭脾气,除了祖上传下来的会吃会做菜,没其他本事,没吃了典东西卖地,再没吃了抹下脸去人家酒楼当厨子。这一年青云倒霉,连他在内一家子病倒三个,又是些富贵病要吃燕窝虫草,只得卖手里最后一块地。这块地偏僻荒凉,挨着紫禁城,不好使用,价格一减再减也没人买。这时节黄厨头和王厨头上门来正合他心意。3 i* z& P6 y* N6 _* e
  青云见他们争着买地,暗自高兴,正要点头答应,被里屋一声叫喊“当家的别慌”喝住。叫他的人是他娘子。他娘子原本是大户千金,两家老人关系特好,给她定下这门婚事,没想到嫁过来十几年功夫青家就衰败得捡不起来,不知哭了多少次。她见丈夫不成气便寄希望于儿子,再穷再苦也要把儿子培养出来,不说继承青家开国武功,起码得像他外公做举人,偏偏儿子不爱读之乎者也,问他爱什么,儿子张口一句话吓得她头晕脑涨。儿子说,娘,我喜欢翻勺掌灶。咳,什么屁话!3 y  Q8 }; b  Y6 {8 K( |2 M( Y) u
  青云娘子知道这都是丈夫的“功劳”,经常背着她带儿子去酒楼玩。跟好人学好人,跟端公学跳神。儿子一天和厨子打交道自然说出这样的混仗话。她见儿子死心塌地要做厨子,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就是教不转,和自己的希望实在差得太远,怄了又怄,大病一场。过了些日子在众人的劝解下,青云娘子慢慢走出阴影,也想通了,不怪儿子没出息,只怪青家太穷,人家吃米他吃糠,人家吃肉他喝汤,不想做厨子才怪?
$ Y6 `" P0 R7 c! n: H  青云娘子喝住青云,把他叫到里屋说话。她说儿子没出息就算了,随他去,但凭着青家会吃会做菜的传统,也不能做一般厨子,既然紫禁城的厨头求着咱们,何不趁机要他们把儿子送进皇宫学厨艺呢?青云一想有道理,拿自己来说吧,上北京大餐馆宫源居亮一手就做上主厨,说明青家的厨艺非等闲之辈。他又想,儿子跟自己在宫源居混了这么些年,吃功做功比得上大厨,要是能到紫禁城再学几手,说不定能混出个人模狗样,重整青家,光宗耀祖。于是青云两夫妇搭成共识,卖地可以,有一个条件,把儿子弄进宫学厨艺。- [! q7 p' K5 |2 E
  这就有些麻烦了。黄厨头和王厨头不过是膳房的掌案。大清吏部规定,御膳房总管七品。总管下面的五局首领八品。局下设若干掌案没有品。御膳房招厨子,别说小小的案头,连七品总管说了也不算,得报内务府批准。
7 J; d+ j6 `- b  M* Z" O3 ]  不过黄厨头和王厨头有他们的办法。王厨头是御膳房荤局的掌案,归荤局首领管,就请首领张爷喝酒说事。张首领归御膳房总管管,受了王厨头委托,就请总管姜爷喝酒说事。黄厨头在赵太妃宫膳房,归膳房首领管,就请首领孙爷喝酒说事。孙爷归御膳房总管管,就请总管王爷喝酒说事。御膳房的姜总管和王总管接到下面的请托,因为没有进人的权力,就再找上司。姜爷找内务府毛大臣。王爷找内务府许大臣。( M) P+ ]. }, f- N, Z# \
  毛大臣和许大臣商量这件事。毛大臣先开口,请许大臣玉成,批给姜总管一个进人名额,把姓青的孩子招进宫算了。许大臣夹袋有人,也是姓青的孩子,见毛大臣这么一说,知道御膳房的两个总管闹对立,就把自己受托的事说了,请毛大臣玉成,把这个进人名额批给王总管算了。毛大臣一看是这么回事,更不能让,要是让了,下面的人会说自己窝囊。许大臣是同样的心思,也坚持自己的意见。
) i7 \$ e6 b& W) H$ I( h  [  内务府张大臣在一旁听了好笑,说这事好办,既然御膳房的两位总管都说青家孩子厨艺高超,争着招他进宫,干脆让御膳房举办厨艺比赛,让青家孩子参加,他夺冠就招他,他落榜就不招他,谁都别想徇私舞弊。毛大臣和许大臣并不想为进一个厨子得罪对方,更不能让张大臣说闲话,只好同意。
( Z5 l3 E9 t4 ~+ ~! ]  这一来动静就大了。内务府一张公文传到青家所在县衙,要他们配合御膳房举办厨艺比赛。刘县令看了半天不明白,找来渠师爷商量。二人正说得热闹,门子来报,有人求见。刘县令摆手说不见。谁知来人跟着门子已走了进来,拱手说刘县令好久不见。刘县令细细一看,一身布衣,大腹便便,不认识,但看他四平八稳的架势像有来头,不由自主站起身应酬。来人正是紫禁城里赵太妃膳房黄厨头。他不惜放下身段来找刘县令。# Z' v# v3 T7 K/ ]* q. k# T! q8 V
  刘县令在天子脚下奉差多年,知道宰相家人七品官,何况是伺候万岁爷的御厨,自然诚惶诚恐,请黄厨头上座,翻袖撩袍就要跪拜。黄厨头有事相求,不敢放肆,忙双手扶住刘县令说不必客气,请同坐有事商量。1 k8 I5 l- y. h, l/ A/ y1 s8 Q
  黄厨头的要事就是厨艺比赛。内务府刚决定举办比赛,许大臣就叫人传御膳房王总管。王总管得知此事马上告诉黄厨头。黄厨头找人商量了一夜,天一亮就往刘县令这儿赶。他要赶在曾厨头之前见刘县令,把青家孩子参赛夺魁的事说好。8 V7 ?" D8 y+ ?2 r8 A+ z
  刘县令听黄厨头讲了一通,什么这次比赛的目的是青家孩子夺魁啊,什么其他孩子参加只是配牌啊,还有什么御膳房王总管如何重视,内务府许大臣如何重视,就连皇后也可能亲临现场,说得刘县令发愣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刘县令趁黄厨头喝茶之机,忙问他这是谁的意见,是内务府的意见还是御膳房的意见。黄厨头回答,这是御膳房王总管和内务府许大人的意见。说了,他从袖口掏出一张银票,拈着银票几甩甩,笑着告诉刘县令,这事麻烦刘县令了,这点钱是我补贴比赛的。7 \+ d6 y6 J+ _9 d2 y$ S
  刘县令听了觉得黄厨头画蛇添足,如果内务府和御膳房都是这个意思,还送啥银票?于是不敢收钱,忙把银票推回去说,黄爷您放心,御膳房和内务府的吩咐本官不敢不办。
9 A5 r9 ^) P* K1 {6 j9 a  黄厨头见刘县令不收银票心里不塌实。他本是拉大旗做虎皮,打着御膳房和内务府的招牌吓唬人,实际并不是这样。内务府许大人说了,他们已通知御膳房派人来县里落实这事。御膳房派谁来,他不知道,要是派王总管来,他肯定帮自己;要是派姜总管来,他肯定帮曾厨头;要是既不派王总管也不派姜总管而是其他人,肯定会不偏不倚,就得依赖刘县令了。
' Y* i/ M9 V" ]3 j  黄厨头以为刘县令嫌少,又从袖口掏张银票,连同先前那银票一起推过去说,刘县令,看得起我黄某就收下。我不是白给,有事相求。
6 H$ h0 S4 A; y3 |1 i$ _) C  刘县令也不接银票,说黄爷您有事请说。黄厨头就把这次比赛的前因后果,有加有减的说了一遍,说的是内务府为了扩建外回事处,需要买青家的地,青家的条件是送他们的孩子进宫学厨艺,青家把这事托付到黄厨头身上,所以想请刘县令费心,到时候一定让青家孩子夺魁。/ }0 M; P. d, C
  刘县令想,要是照此办理,这次厨艺比赛不过是做过场,只要御膳房派来的人也是这个意思也不是做不到,便说,如果御膳房的人也这么吩咐,本官照办就是。黄厨头不知道御膳房派谁来,不好直接回答,就撒谎说,放心放心,御膳房就是这个意思。) |5 [+ \. R: {! y0 [% G
  黄厨头回到紫禁城,把刚才去找刘县令的事给王总管说了,问王总管,御膳房究竟派谁去主持厨艺比赛。王总管刚从内务府许大人那里回来。许大人分管赛事,指定王总管做这次厨艺比赛的总裁,便笑着告诉了他。黄厨头一听很高兴,拜托王总管一定让青家孩子夺魁进御膳房。王总管嘿嘿笑,喝茶遮脸不说话。他平日得过黄厨头不少好处,礼尚往来,也给他不少好处。这次怎么办?总不能白给啊。3 M, ?$ A5 j0 t1 @
  黄厨头见王总管半路杀车暗暗着急,边给准备水烟,边想该给他多少银票,可又一想,前几天为应付赵太妃的责难,请王总管去帮自己说几句好话,刚给过银票,未必现在八字还差一撇的事又要给钱?便从衣袖里抽出手来。
7 C* K" ?7 b4 f1 Y1 `6 O  王总管斜着看黄厨头一眼心里好笑。知子莫如父。王总管是他的老上司,比他爹还了解他。王总管想,这次要是帮他买到青家地,让他在他坦街建起饭铺,乖乖,不知有多少进项,得要他干点啥?
; Z5 u7 s4 }$ S' ^4 A1 H; @  王总管想到自己在他坦街开的当铺。这当铺说是收旧衣帽物件,实际收赃货。前些年一个物件轰动北京城,叫海龙拔针软胎帽。这东西比海獭皮高贵多了,那三寸长的拔针非得等海龙在寒冬季节长出三寸长绒毛时捕捉才行,非常难得。中国不产海龙,是海参葳的贡品。有消息说这物件就是从王总管的当铺出去的。
7 B" S3 E6 ]0 o2 |" T# H. J3 x' c  他由此想到一宗买卖。前不久,宫外生意朋友请他喝酒,提起北京市面的希罕物,说紫禁城新近流出去一种包治百病的药丸,一丸卖到十两银子,问王总管手里有没有货。他一调查,啥神药,不过是赵太妃自个儿瞎捣鼓的药丸,成本不到一钱银子,只是很不容易弄到手,一是产量少,二是她老人家不肯轻易送人。+ U7 |3 G4 o: K+ ]6 V
  王总管想,黄厨头不是赵太妃宫的厨头吗?肯定有办法,就对他说,让青家孩子夺魁算啥事?不就出在咱手里吗?不过你得给我弄点东西。黄厨头以为王总管又要他动赵太妃宫的宝贝,上次才给他弄了,犯了很大的险,现在还后怕,就迟疑不想干。王总管说,想啥呢?会让你犯险吗?我说的是药丸,赵太妃的药丸。黄厨头听了傻笑。他知道赵太妃成天没事就烧香拜佛捣鼓药丸,也不知道有用无用,问过御医,说吃了也无碍,就说,您说那玩意?弄来干啥?王总管说,你别管,只管给我弄,多多亦善。黄厨头点头说那行,我给你弄就是。他在赵太妃宫是说得起话的人。宫里住着四个太妃,没事捣鼓药丸。黄厨头常照顾她们伙食,向她们要药丸没问题。; n/ C* q2 d# F, l. y
  王总管和黄厨头说好了,就择个日子带他去见刘县令。王总管向刘县令亮出内务府委派他做厨艺比赛总裁的公文,跟他说了一通同黄厨头先前说的一样的话。刘县令就以他为首,无论他说什么都点头赞同。他们商量的结果是,马上将厨艺比赛的消息在全县张榜公布,报名条件比着青家孩子来,十五岁左右男孩,善长烹饪,味觉良好,品行端正,长像端庄。$ W4 C) }' ?7 N, X2 d. ]
  说到这里我插几句。4 R7 T  t5 P, I' r+ `+ y; u/ g
  我和青家是邻居。他家住村头,在他坦街的边上。我家住村尾,隔他坦街还远。青家孩子叫青常备,跟我一样大那年十五岁,矮胖个头,留根长辩,脑门刮得泛青。青家和柳家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师兄弟。我爹是师兄。他爹是师弟。师傅叫掌勺王。掌勺王不是姓王是说厨艺高超,是北京城出名的鲁菜师傅。掌勺王嗜酒如命,除了一日三餐喝,还成天别个酒瓶随时喝,一张脸长年猪肝红,最后落个肺痨咳死了事。
. p! i5 H  o% a: W  掌勺王曾做过北京宫源居主厨。我爹穷慌了就去他门下做厨子。他欣赏我爹的手艺,说是正宗满菜,聘我爹做掌勺,开最高工钱。掌勺王去世后,我爹做了宫源居主厨。我从小爱听我爹讲掌勺王。我爹说掌勺王有神功,做出来的菜独具一格。我佩服掌勺王,扭着我爹学厨艺。爹撵我走,骂我没出息。我前脚被撵走后脚又上来,扭着爹学厨。爹说我是狗批膏药贴得紧,又说我读书头昏做菜精神。
6 q8 m" _# z2 ?9 u  我从七八岁跟爹学做菜,做到十五岁,不是自卖自夸,宫源居三百道当家菜不在话下。爹有时偷懒溜出去喝茶。我就代他做主厨。客人吃了我的菜夸我爹要我爹出去喝杯酒。我赶紧跑去叫爹回来。2 C7 K# j; Q1 W( j
  我的舌头特别灵。有一回几个师傅考我,指着一道菜问用的什么水。这是一道当家名菜,特地去玉泉山运水回来做的。我不是店里的伙计,只是来玩的半大孩子,根本不知道这情况。我尝一口回答是玉泉山的。他几个惊得乱叫。惊动了我爹。他不相信,走过来说我瞎蒙。我说不是瞎蒙。爹说那我也考考你。他四处一看,张配菜正在配佐料。张配菜是宫源居数一数二的舌头,没有他品不出来的味。我爹说张配菜,这小子太猖狂,你给我收拾收拾。张配菜就指着配好的糖醋味和荔枝味叫我品尝。我品尝后说,这是糖醋味,甜酸味浓,回味咸鲜,糖用得多;这是荔枝味,酸甜像荔枝,咸鲜在其中,醋用得多。张配菜一声惊叫,我的妈啊都答对了。爹问我啥时练的。我说没练。爹说那哪来的。我说不知道。爹说你不知道我知道,是爹遗传给你的啊。大家哈哈笑。
: q( m% s( L) k( n+ R, e  爹看我是做厨子的料就拿掌勺王刺激我。爹说掌勺王死不闭眼。我问爹啥意思。爹说师傅英雄一辈子还是有遗憾。我问啥遗憾。爹说掌勺王想进宫做御厨没想到。我说御厨难道比宫源居主厨还厉害。爹说宫源居主厨好比秀才,御厨好比举人,你说谁厉害。我说那我要做御厨。爹笑得肚子痛,说做御厨难于上青天,你屁大点娃娃做鬼的个御厨。
8 B* `! S2 T7 c4 ?% ]- L  从此我就想做御厨。我和青常备都在宫源居混。他的厨艺也不错。我跟他说我长大后想做御厨。他说他早就想做御厨。我说他说谎,要是早就想做御厨怎么现在还在宫源居。青常备指天发誓没有说谎,说他爹为这事不知求了多少宫里人。他接着说了一串人名,御膳房姜总管王总管、寿膳房汤总管秦总管、赵太妃宫黄厨头、内膳房王厨头。我听得傻眉傻眼开不起腔,没想到他比我知道得多。我的厨艺比他强。他想进宫做御厨我为啥不能想。
5 x) Y( x' s1 j+ v3 ?9 c9 i, a: C  现在想起好笑,一个毛头孩子还没做厨子就想做御厨,癞蛤莫想吃天鹅肉。
7 i# {' ?$ b9 c% o  插了这几句咱们接着说厨艺比赛。
* X+ J" N2 u% ^5 V8 E; O8 d, e( r  刘县令和王总管、黄厨头正在商量报名参赛的条件,县里的渠师爷在一边作记录。王总管见说得差不多了,问刘县令是不是就这几条。刘县令说王总管明察秋毫,就是这几条了。王总管正要说下面的事,渠师爷吭吭咳两声。刘县令知道他有话说,掉头对王总管说,王爷,渠师爷精于钱粮,鬼点子多,不妨问问他。王总管黄厨头就叫渠师爷说。渠师爷果然精明。他说不能遍撒英雄帖,防备有人坏咱们好事。黄厨头问渠师爷,你们县有比青常备强的孩子?渠师爷说有。刘县令问谁。渠师爷说柳崇孔。刘县令拍着头说,是我糊涂。他掉头对渠师爷说,你看怎么弥补?渠师爷说,柳家孩子品貌端庄,厨艺高超,但也有不足,只读了两年私塾,不及青家孩子读了三年,就以这条加个限制就行了。刘县领问王爷如何。王总管笑着说好主意,多亏你有渠师爷。刘县令和黄厨头便附和说好。渠师爷就提笔加了一条:需读私塾三年。
) k4 Z, j; Y6 X, I  这些事我当时自然不知道,是周爷事后告诉我的。周爷当时也不知道,是王厨头告诉他的。王厨头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内膳房王厨头。
- x- k1 H' `& h0 b& P  s+ x/ F1 B  王厨头不是和黄厨头争着卖青家的地吗?他听了青家要让青家孩子进宫学厨艺的条件十分着急。他同黄厨头一样只是小掌案,没有招人进宫的权力,只好四处托人帮忙。他运气霉。他的靠山御膳房荤局张首领奉差去了热河,短日子回不来。他想来想去没有办法,只好翻院墙去找张首领的靠山御膳房姜总管。姜总管不直接管曾厨头,中间隔了一层,自然和他没有特殊关系。他前次帮他是看在张首领的份上,现在没了张首领,就不想帮他。姜总管也没有进人权。他不愿老为别人的事去求毛大臣。他求毛大臣不是白求。毛大臣府上的山珍海味全是他供的。姜总管就找理由谢绝了王厨头。
3 C( ~/ N9 T% z) z2 ?& E  王厨头见没有张首领出面姜总管不愿帮自己,恨得想咬他几口。他不死心,想起膳房的强爷梁爷悄悄在城里开酒楼,用了不少宫里的食材,生意兴隆,赚得流油,又知道黄厨头买地的事有了进展,正在筹办厨艺比赛,只待青家孩子夺魁就大功告成,心里像猫儿抓,决心要破坏黄厨头买青家的地。
! u  x: x7 Q! R) r3 D  王厨头也不是省油的灯。他找人细细打听黄厨头比赛的事,得知黄厨头和王总管刘县令合伙封杀我的情况,灵机一动,决定为我打抱不平,让我参加比赛,不让青常备夺魁,不让黄厨头买青家地。0 m2 Y- s) |. Z
  御膳房掌案有一个好处,有机会接交文武百官。紫禁城有规定,进宫办事的官员误了钟头可以在宫里免费吃饭。这些官员里有一个苗御使,特别欣赏王厨头的厨艺,常常放下架子和他摆谈几句。曾厨头有心巴结他,给他做菜特别用心。一来二往,二人有了私交。
+ @! {$ C8 e8 B$ i  王厨头把这事给苗御使讲了。苗御使耿直,连夜去拜访内务府许大臣,说了这次厨艺比赛封杀我的事,希望即时自纠,否则将上书弹劾。内务大臣的名声素来不好。房新树小画不古,此人必是内务府。许大臣一听着了急。他虽说并不清楚这件事,但身为王总管黄厨头的上司,御使风闻弹劾的首位必定是自己。他忙好言回答,说马上派品膳处总管周不了去调查处理。2 q. M$ A- L" Q* P" Y- i& Y4 ]4 X: {
  周总管奉命调查比赛的事,得知王总管刘县令封杀我的做法,便以许大臣的名义要他们马上纠正。王总管和周总管都是七品。周总管是上司衙门的人,又奉了许大臣之命。王总管得执行。他找来黄厨头刘县令商量,要刘县令马上重新发布厨艺比赛榜单,取消三年私塾这一条。刘县令点头答应,回到衙门叫来渠师爷一阵埋怨,重新张榜又费时间又费银子,叫他今后少出馊主意。
3 c# Y+ D$ T- h. @8 w  我爹看了第二次张榜给我报了名。8 N$ S- ^6 z6 x" I5 W' g
  我爹想我进宫学厨。我也想进宫学厨。我爹就向宫源居告了假帮我准备参赛。我也憋足劲要一举夺冠。青常备原本见没有我参加,认定稳操胜劵,现在见我报了名有些散劲。他在村头碰见我说,崇孔我不怕你。我说我也不怕你。他说不怕你鼻子尖会品味,我有绝招对付你。我说不怕你看墩上灶会看火色,我也有绝招对付你。3 X: _% w0 T/ E( D1 g2 y
  到了厨艺比赛这天,因为有我和青常备竞争,又有紫禁城的御厨做裁判,所以好几百人把赛场围了几圈。周总管是许大臣派的督导坐主位。王总管刘县令黄厨头曾厨头渠师爷是分坐两边。王总管王爷宣布比赛开始。黄厨头起身点名。报名参赛的选手原本不少,可这会儿黄厨头念了一大通选手名字却没人答应,只有我和青常备垂手站在那儿应卯。王爷心里揣着许大臣的训斥不敢大意,忙问刘县令怎么回事。渠师爷小声说,有这两个小家伙参加谁还敢来。王爷半信半疑,起身走过去问几个大孩子,问他们是什么人。他们回答是报名选手。王爷问为啥不上前应卯。他们说不敢。王爷问怕什么。他们指着我和青常备说他们太厉害,我们不是他们的下饭菜。王爷和大家哈哈笑。, n( U* }; j7 `  c' N
  王爷宣布比赛内容,分实做和品味两道。先是实做,做蒜泥白肉,要求咸鲜肥美,蒜香浓郁,肥而不腻。黄厨头和曾厨头端上做蒜泥白肉的食材佐料:五花肉、青瓜、蒜头、葱姜甘草花椒和酱油白糖香油辣椒鸡汁肉汤。每个选手配一名炉火助手,负责烧灶。
" x- ]- Y/ V) i1 G8 ]. H4 R  王爷在选手做菜之前有话要问。他问青常备,蒜泥白肉最早是哪儿的菜。青常备回答,蒜泥白肉的老祖宗叫白肉,发源地是东北,后来传到中原江南四川。王总管问我,为啥后人常把蒜泥白肉说成川菜。我回答,白肉传到四川,经四川人改进烹饪方法,加蒜泥调味,使白肉更好吃更有营养,使白肉一举成名,人们就把它归入川菜。王爷说你们的回答都不错,开始做吧。
4 x- ?9 i6 e0 {* w; S6 M& @8 ~  这道菜难度适中,制作不算复杂,但用的肉比较肥,要做到肥而不腻不容易,特别是对十几岁的大孩子而言,算是比较难的了。不过我跟爹学过这道菜,还多次替爹上灶做这道菜,心里暗自高兴,挽起袖子就开干。
" {+ Z. t9 e7 R5 F. [6 f  我把五花肉去毛洗净,放入沸水中汆至半熟,捞起放在冷开水中漂冷待用,再切葱切姜剁蒜泥,待灶上半锅水烧开,放入葱段姜片甘草片花椒和汆过的五花肉,加盖中火煮焖,捞起五花肉放入冷开水中浸泡至冷却,再将肉切薄片、青瓜切片待用,再往蒜泥中加盐酱油白糖鸡汁辣椒油香油做成蒜泥酱汁,再将肉片青瓜片卷成团排放盘中,淋上蒜泥酱汁便告成。% {4 `* C3 f( a6 i* r
  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坐在台上的几位爷,除了刘县令和渠师爷,都是烹饪高手,一看我这两煮两漂的手艺都不住点头。我这是跟爹学的。爹说他是向掌勺王学的。掌勺王说是跟紫禁城御膳房掌案学的。我开初不信爹的话。有一回我越俎带庖做了蒜泥白肉端上桌。客人吃了满意,要请做菜师傅喝一杯。我爹就带我出去。那几个客人自我介绍是宫里御膳房的,说这道菜是宫廷菜,市面上怎么会做。我爹便把他的师傅抬出来说事,很是风光了一回。
/ `' j  @3 @, E9 p0 q8 P- v  王爷见我和青常备都做好了,就请周总管周爷品尝。周爷起身品尝。王爷和刘县令渠师爷黄厨头曾厨头跟着品尝。我那时不认识周爷。我想他是内务府的官可能不懂吃。周爷像是知道我的想法,走过来先品我做的菜。他拈了一团肉片青瓜放入嘴里慢慢咀嚼。我在一旁好紧张,怕他说肥腻说辣。王爷等人品尝了我做的菜不开口只是笑。我爹在下面说,你们吃了崇孔的菜觉得怎么样啊?王爷说别着急,周爷说酸我们不敢说辣。大家哈哈笑。
4 }9 I* ^, s; T( q! t# b' X0 P; k1 x  周爷四十来岁,长得细眉细眼,文质彬彬,不像一般厨子粗壮。他在御膳房干了二十年,掌勺上灶,提芡勾汁,拿火色吃火头,炒爆熘煸炸,炖煮烧烩焖,鲁菜川菜,满菜御膳,无一不通,无一不会,最拿手的是品味,天生味蕾丰富,能品天下百味。比如一个辣味,他可以分为十辣,干辣香辣、油辣酸辣、清辣冲辣、辛辣芳辣、甜辣酱辣。前些年内务府为保证御膳质量成立品膳处,调他做总管,要他监督紫禁城所有膳房的质量。
2 d1 `1 Z- p7 s. f) E  Z  有一回赵太妃反映她们宫的菜不好吃。周爷亲自去品尝赵太妃宫膳房黄厨头做的菜。有一道菜叫鸡汁烩笋。周爷先看色看型,汤白笋青,有模有型,再拿汤勺舀汤喝,喝了半口嘿嘿笑,问黄厨头用的什么汤。黄厨头回答鸡汤。周爷说不老实,究竟什么汤。黄厨头还是说鸡汤。周爷说你用的不是鸡汤是鲫鱼汆汤。周爷叫手下搜查厨房,果然搜出鲫鱼鳞肚,而当天并没有鲫鱼菜。
# B& K6 @! ^- h; W. q: ]  黄厨头只好老实交待。他今天领了十只鸡,炖汤红烧,各有用处,原本没有问题,可要吃饭时赵太妃宫里的徐司房带了估衣店程老板几个人来了。徐司房管账。黄厨头不敢得罪他。估衣店开在他坦街,是徐司房开的。徐司房每月喊程老板几个进来算账,照例要吃一顿。他们把做菜用的鸡汤都喝了。黄厨头要做鸡汁烩笋没有鸡汤,就弄虚作假,用鲫鱼爆煎加水汆汤,看起白生生的跟鸡汤差不多,外行很难分辩。
0 i  E, C7 M/ j7 Q( `) T* u; o9 ~* G  周爷嚼完一口蒜泥白肉不说话,走过去品尝青常备做的蒜泥白肉。他品完我们做的菜退回主位坐下,招呼王总管等人归座,然后做了评论。他说我做的蒜泥白肉刀功不错,片薄透明,会吃火头,两煮两漂,肥而不腻,香辣鲜美,入口即化。他说青常备做的蒜泥白肉也不错,但比我做的要差一点,差在口感上缺一个脆。6 g: c0 |: j+ U( b" f: }  n7 ]
  黄厨头问周爷,柳崇孔做的脆,青常备做的不脆,是什么原因。他这话有点挑衅的味道。青家人就跟着起哄。青家爹说,我做了十多年蒜泥白肉没听过脆不脆的说法。青家爷说,你说啥叫脆啥叫不脆。刘县令忙招呼大家安静,回头对周爷说,周总管您是内行,请不吝赐教。
) ?& e8 N" y2 w; r" O, p/ d6 d+ m  周爷嘿嘿笑说,柳崇孔做蒜泥白肉是两煮两漂,是用冷热变化让肉脆而不绵。王总管想必清楚。王总管本来知道这点,见黄厨头开黄腔正想制止,一看渠师爷向他挤眉眨眼没说出口,现在被周总管将一军,就不得不说话了。王总管勉强一笑说,周总管言之有理,这一点正是柳崇孔和青常备做的蒜泥白肉脆与不脆的原因之一。周爷说,王总管说得好,柳崇孔两煮两漂是关键,青常备没有这样做是败着。我看这一轮是柳崇孔获胜。王总管、刘县令、黄厨头、曾厨头,你们的意见呢?* P4 ~, F/ Q. g
  王总管等人附和同意。赛场响起鼓掌声。
$ H  l( I1 X" L  t  黄厨头一脸尴尬,忙喝茶遮脸。青家的人灰溜溜的犟起颈子不说话。我爹娘高兴得叽叽喳喳。
' t1 m, I+ x- n+ K  王总管站起身宣布第二论比赛开始。黄厨头和曾厨头拿上两份坛子肉。王总管说,两位选手注意,你们面前的两份坛子肉是一模一样的,要求你们品尝后说出用的什么料酒。话音刚落,赛场上就响起哄哄声。有的说太难了。有的说狗鼻子才闻得出。
& w8 n& Y6 s3 x5 N$ G2 h" i4 s$ C  我正在台上高兴,赢了第一论,可一看第二论比赛这么难,不由皱了眉头不敢上前,心想考官也太刁难人了,坛子肉要用小火煨很久,料酒早就融在肉里了,怎么品得出来?我掉头看青常备。他的眉头皱得更深。3 o* ^5 u' y, m8 B' s9 ~
  王总管说,两位小选手怎么样,上来品味吧。你们想进紫禁城御膳房,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?告诉你们,那是大清国皇帝的厨房,那里的人是全国最好的厨子,那里做的是天下最好的美味佳肴。3 h/ P* o8 N5 }
  我上前品尝坛子肉。2 s7 h$ E% _% P7 Y9 h2 z& b8 p/ x
  我会做这道菜,也多次做过。坛子肉的食材是五花肉、油炸肉丸、鸡蛋、鸡肉、火腿、墨鱼、冬笋、蘑菇、金钩,做法是把这些食材和各种调料放在一个坛子里,密封坛口,小火煨炖,特点是原料丰富,色泽红润,汤浓味香,鲜香可口,荤菜素作,肥而不腻。
, S  o$ z. }. p9 [- D( T. q  我尝了一块坛子肉,除了浓香鲜美,舌根有一种磨糊的味道,既不香也不爽只是醇,不知道是什么。我再尝一块坛子肉,脑子里突然出现各种酒味,黄酒白酒曲酒洋酒,都不像,是什么呢?我依稀想起我十来岁在柳泉居跟在爹屁股后面跑,吃了爹递进嘴的一夹菜,好像是这个味,是什么菜呢?不知道。我尝了半个鸡蛋,鸡蛋最裹味,还是那个醇味,就是那个醇味,它仿佛把所有食材的原味都综合起来了,是什么呢?我想啊想啊,眼前突然一亮,对了,不就是陈年绍酒吗?我再看这烧肉的坛子,不就是装绍酒的坛子吗?; o( ]7 P, O, }: Z/ C
  比赛时间到。我和青常备按要求写好答案交给王总管。王总管接过答案看了看,转身递给周总管,和他小声说了几句话。周总管看了递给刘县令他们。答案最后传回王总管。
$ {8 T: M0 H& A' B. y4 u  王总管咳两声清清嗓子说,现在我要两位选手回答品味问题,请问柳崇孔,你说这坛子肉用的什么料酒?我回答是陈年绍酒。王总管又问我,这陈年绍酒是怎么加进去的?我回答,做坛子肉的坛子是装酒的坛子,因为年代久远,酒汁浸进坛皮,现在经过文火炖煮,坛皮的酒汁慢慢浸出来融入坛子肉形成料酒。3 M; q+ y; j" g. F
  我爹娘听了大声说答得对。大家跟着为我喝彩。- ~+ S; I; n& u4 M! ?' F& {
  王总管招呼大家安静,接着问青常备。青常备说用的是醪糟酒。1 g6 c1 a$ l, }- C
  王总管和周总管刘县令黄厨头曾厨头开小会商量。我望着他们叽叽咕咕的背影很着急,不知我的答案对还是青常备的答案对,要是我答错了就当不成御厨了。过了一会,周总管站起身宣布比赛结果。他说,这一轮品味比赛柳崇孔回答正确,青常备回答不正确。两论比赛的最终结果是,柳崇孔获得冠军。按照内务府规定,这次比赛的第一名将被招进宫学厨艺。我现在代表内务府宣布,招收柳崇孔进宫学厨。7 D6 A, D# g- D8 m* B
  我爹娘和支持我的人为我使劲拍手叫好。我爹大喊大叫崇孔赢了!崇孔赢了!& I! C5 u9 O- |: y. R# L6 p8 y
  这就是我进紫禁城的情况。

$ P5 ]+ b$ J7 M' E- s


. G5 q# l- _8 a% N) S$ h+ r( X6 j


; Q( R0 i4 W+ g+ g( ]" D

- F+ U4 q) r' m8 X% q. o0 P  P

  腾龙图书

http://forum.tennoo.com

专业的图书版权运营商和图书内容供应商

专业从事图书选题策划、图书版权经纪

专业从事图书出版咨询、图书整合营销

以市场为导向,以作者为中心

竭诚为广大作者提供最优质的版权服务

作为连接出版商和作者的纽带

我们将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以及广泛的人脉关系

帮助作者找到最合适的出版社并让作者获得最大的版权利益

截至目前我们已参与了数百部作品的宣传推广工作

独立策划出版了《职场进化手记》等数十部市场书

投稿请一律走公司邮箱:tennoo@yeah.net

书稿一经采用均按常规出版方式运作并向作者结算稿酬

腾龙图书征稿启事http://forum.tennoo.com/thread-2347-1-1.html

腾龙图书签约体系http://forum.tennoo.com/thread-16814-1-1.html

* g! H0 y; v/ x& _! E. q( _3 X% k  [: b

常规出版之外

我们还提供出版咨询、有偿审读、有偿推荐、合作出版等各类增值服务

全网最低价,360元/本/年

为您评估书稿市场,反馈审读意见,指导修改作品

提供出版咨询,让您了解出版热点,获取出版资讯

将您的书稿整理成规范的图书选题向各大出版机构推荐

另免费赠送价值198元的腾龙图书论坛SVIP权限一年

腾龙图书增值服务详情http://forum.tennoo.com/thread-24262-1-1.html


! E) [/ ^9 b: m0 x- `$ n- D

腾龙图书公众号

7 b( i6 \' C" t. k: z7 z

联系人:老唐,QQ:340327488,电话:13558825836


( H7 l% ?. @$ d% {/ p
2 S" r* `; V4 ^" R5 r+ S

最新评论







微信扫扫关注我们

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