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龙图书工作室|腾龙中文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快速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龚建新凿磨

发布者: 子在川上曰 | 发布时间: 2015-11-19 17:13| 查看数: 2455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文/深圳,子在川上曰% H4 P* W( Q0 |/ f) _

' A" {; P7 Z) k: |7 q; }1 Y" v$ O7 h1 C/ t

, v+ |- W( P/ r" K+ ?9 e& f# K       1957年,正是我国全民大跃进的时候。我们公社大部分的男劳力都背着被子去了三江口,修水电站。书记说:“只要把那玩意儿修好,就可以不用煤油灯了,晚上跟白天一样,我们呢,也可以提前进入**主义社会了。”所以,尽管没有任何报酬,那些地里不忙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去了。
# u, @5 d$ o" d2 @+ e      龚建新也去了,但只去了二十多天就回来了,他带的烟抽完了。没烟抽,他就感觉到浑身不舒服。特别是晚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比没老婆的光棍儿更难受。于是,他跟书记请假说:“不是我不想踏入**主义社会,而是要回去凿几副磨赚几包烟抽抽,要不,比死了老娘更难受。”
: D2 M6 |3 d( c      那时,农村还没有电驴子,打米磨面全靠石磨。石磨由于使用的频率太高了,每三个月就要请石匠凿一下,把快要磨平的出米出面的石缝凿大一点。龚建新一回家,就被一户人家请去凿磨了。
$ j. N+ v; x! m7 ~5 J      那户人家就新婚的两口人,房子也才两间,一间做了厨房,另一间做卧房,卧房里并排放了两张床。晚上,龚建新和男主人睡一张床,女主人睡另一张床。半夜时分,龚建新被尿憋醒了,起床出去撒尿。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,买什么东西都是要用票证的。买布用布票,买糖用糖票,买米用粮票。农村照明用的是煤油,当然是要靠煤油票才能买到的。那时候农村里每户每月发1市斤油票,根本不够用,所以晚上起床撒尿这些非重要的革命工作,就不点灯了。
) C) ~2 j4 n+ y. ]& [      龚建新迷迷糊糊地摸索着出去撒完尿,又迷迷糊糊地摸索着回来睡着了。同床的男主人一觉醒来,发现同床的人不见了。连忙点亮了煤油灯,起来查找。最后发现他象一条小狗一样,蜷成一团,睡在女主人床上的某个角落里。& v3 _, `! y% l6 n+ d
      男主人大怒,把他一手拎了起来,然后狠狠地揍了起来。一顿饱打了之后,又把他送往人民公社。( [& X1 k! _* ?: A
      刚好,书记也回来办事,走到公社门口就碰到了被押过来的鼻青眼肿的龚建新,他忙问:“龚建新,你不是回来凿磨,赚烟抽的吗?怎么一眨眼,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?”
( C! h; Y2 J. r- n8 m      龚建新一脸苦巴巴的样子,说:“我本来是回来凿磨的,我是一直在凿磨。可我,可我,可我,书记,我冤枉啊,天大的冤枉啊。”最后,他蹲在地上,抱着书记的大腿,嚎啕大哭了起来:“我冤枉啊,天大的冤枉啊....... ”% C% G; T: A# c  A, |
      他自己也搞不明白,明明是同男主人睡在一起的,他怎么就跑到女主人的床上去了。 8 p. g$ N1 g$ q" H- f! `

# i4 T* D9 X; ?2 L7 v      这件事的最终结果,就是经过书记的口,成为一句在湘鄂边广为流传的歇后语:“龚建新凿磨——天大的冤枉。” * Y) n* J( d9 x2 g8 |0 |
      那是**的时候,红卫兵把书记抓了起来了,戴上了高帽子,说他是现行反革命现行走资派,是刘少奇的忠实走狗,要他交代反革命罪行。批斗大会上,书记张口就说:“冤枉啊,冤枉啊,我这真的就是那个龚建新凿磨——天大的冤枉啊。”结果全场上万人“轰”的一下都笑起来了,批斗大会也就因此草草收场了。2 c! L. B% X! F7 U: O; b4 R2 r( U
      其实,龚建新还是我家邻居呢。哈哈!
. E$ u# ]' G  i+ l- B/ x2 d. c

最新评论







微信扫扫关注我们



回顶部